Skip to main content
首页 > 热点资讯 »正文

怕弄脏座椅站一路,空荡荡的海宁2路公共汽车车上,一农民工大姐总是站着不坐。有个别人上前询问,她回答说:“我这衣裤太脏了,怕把座椅弄脏,破坏他人乘车。”这张图像和这个内容被海宁老百姓“大潮君”发到因特网

热点资讯 adm1n 2019-12-03 16:43:49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空荡荡的海宁2路公共汽车车上,一农民工大姐总是站着不坐。有个别人上前询问,她回答说:“我这衣裤太脏了,怕把座椅弄脏,破坏他人乘车。”

这张图像和这个内容被海宁老百姓“大潮君”发到因特网上,老百姓们都说,要向仁慈的大姐致敬。

昨天下午,钱江晚报记者找到了这个大姐。她叫汪珍珍,本年58岁,在住宅工地干活。

昨天下午1点,钱报记者在海宁西山公园边的一建筑工地上见到了汪大姐。她还在搭脚手架,和男的一样升职爬下。

得知记者要访谈自己,大姐摆摆手笑着推辞,“我很忙,那么点小事。”

记者查询他们的小包工头刘佐承,听了大姐的“事迹”后,他果断说,“要表扬的,衣服脏有甚麽啊,劳动人民都类此。”

雇主去喊,大姐这才过来。

黝黑的皮肤,深深的皱纹,大姐穿的衣裤上全尘土和铁锈,笑上去一面质朴。

汪大姐是贵州人。2007年出来打工,一直在住宅工地干苦力,时候在广东,2014年来浙江省,辗转宁波、杭州市、东阳,5月1日到了海宁这个工地,建地下停车库。

“我做架子工,主要给住宅工地搭架子,我和男朋友、儿子基本上都这个工地干活。”汪珍珍指了指远处埋首干活的父子。

“他是男的干的重活啊,你咋做得动?”记者问。

“还好,我们在农村都干体力活啊,我也不识字,只能干这活。”汪大姐说。

她的手,指节宽大,全茧子,右手手指有划伤的口子,左手臂上一块大乌青,“干粗活难免的,偶然割到,偶然砸到。”

汪大姐有二子一女,大儿子二孩子都成家了,另外个小儿子,“我们家老房子是木屋子,建了30长时间了,漏雨很厉害,小儿子26岁了,我们要挣钱把房子翻建一些时间,给他娶媳妇。”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